主页 > K翼生活 >【专访】启艺文创执行长梁浩轩:展览就像一场梦,但我希望每个人 >

【专访】启艺文创执行长梁浩轩:展览就像一场梦,但我希望每个人

2020-06-12 136 views 320

「我很喜欢看电影,所以就让我以电影为譬喻。启艺文创的名字 INCEPTION 是来自电影『全面启动』,这部电影谈的是一个又一个梦境的植入,我觉得做展览就像在做一场梦,因为展览结束了,展场就会拆掉,就像一个梦一样。」梁浩轩浪漫地说着,随即又展现出理想的一面。「但我更希望的是,每个展览都能为每个人带来一点什幺。我希望每个人看完展览都会有一些改变,因为展览对我们的影响是完全内化的经验,你看完一个展览,在你心里留下什幺影响,那是任何时间岁月都无法磨灭的。」这个以「披头四展」创下台湾自製展首度「外销」案例的七年级生,充满理想而又热情地说道。

【专访】启艺文创执行长梁浩轩:展览就像一场梦,但我希望每个人
梁浩轩在展览现场导览的情况,他希望透过展览让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体会和内化。

曾几何时,随着文化创意产业风潮蔓延全球,「策展」也逐渐成为一门专业,人们更关心生活中的日常美学、设计细节,讲究更多层次与细緻的五感体验。近期于松菸展出中的「单位展」蔚为话题,这个展邀来了日本东京的21_21 DESIGN SIGHT,聚集了由近30位日本设计师、建筑师、学者等共同组成的策展团队,将生活里随处可见的「单位」,透过视觉、数位、设计等充满创意的表现方式,打开了日常生活的另一层感官,让我们重新思考这个世界与自己的关係。这些在生活里常被忽略的「单位」如何被使用、如何设计与思考、如何定义与呈现,展览中每个展品都突显出设计与生活的重要性。而今「单位展」移展台北,融合了许多台湾在地的元素和大家见面,背后的推手启艺文创功不可没。

有的人看展是为炫耀,我做的展是要你找答案

启艺文创协助策展过各型各类的展览,种类包罗万象,从五月天到民歌四十、从GQ到阳光基金会,但是对于创办人梁浩轩而言,这些都是完成客户的委託案,真正完全属于启艺文创的策展作品只有2014年的「The Beatles, Tomorrow |披头四展」和目前正在进行的「单位展|This much,That much,How much?」。 外界看展览无法分辨出各种细緻的专业,因为「策展」本身就是集结各种专业的浩大工程。「 其实我认为只有披头四展和单位展比较像是启艺文创的风格,前者我邀请了马世芳和玛莎担任联合策展人,后者则是来自日本的展览,我只是担任台湾的策展统筹的角色。」

不同于引进国外的展览或是授权代理等模式,披头四展这档自製展让启艺文创一炮而红,对于梁浩轩也别具意义,他说这是公司的「创业作品一号」。「披头四展的观展人次并不多,但那不是我重视的,我更在乎的是每个人看完能得到什幺。我觉得现在是分众市场,只要做出独特性,每个个体都是一个小宇宙,小众市场也都可以是蓝海。」

询问梁浩轩如何踏上策展之路,他谦虚地说:「这完全是工作经验的累积,我是彰化长大的孩子,到嘉义读书,再到台北工作,进入公关公司和策展单位等等,接触到的全部都是展览。我觉得这是时代的潮流,我完全就是时代的产物。」他爽朗笑道。

【专访】启艺文创执行长梁浩轩:展览就像一场梦,但我希望每个人
披头四展在2014年展出时即获热烈迴响,2015年更获邀前往上海展出。

协办过许多成功的展览,为什幺首度自行策展的作品会选择了Beatles呢?「我做很多事情都是想带大家回到事情的原点,就像单位展的原点是『设计』,而Beatles是音乐里的经典,但是现在的年轻人知道Beatles是谁吗?这些年轻人可能喜欢到处去听live house或是看演唱会,但是他们听过Bealtes吗?对他们来说可能像是古典音乐吧。」梁浩轩的回答展现其理想性格的一面。「为什幺我们现在听Beatles完全不觉得是过时?因为他们是经典,他们对于后来的影响不仅是音乐层面,甚至包括许多文化现象,我想做的是和现在的年轻人一起分享音乐的经典。」

「我理想中的展览是能有深度影响力的,我希望每个人之后想起这个展览,会觉得他身体里有什幺不一样了,那个影响是谁也带不走,因为它已经内化成你的一部份。」梁浩轩说。很多人会觉得展览风潮盛起,甚至不少未来趋势预测都将「策展」列为火红行业之一,但是对于梁浩轩来说,只是刚好时代的浪潮推到了这个浪头上。「我做任何展览都可以想像是哪些族群会买门票进来看,而且几乎和我预测相差不远。像是现在的单位展,观展人次以18至25岁为最大族群,我做单位展就是想做给这个族群看。这给我很大的成就感,因为我想要给这些人思考的方向。」

网路时代人人都在刷存在感,却都忽略了世界的真实本质。即便身在博物馆或美术馆,焦点彷彿也都不在艺术作品上,只见到每个人都在拍照打卡,彷彿是透过虚拟的网路来验证自己的存在。梁浩轩对此倒是持完全相反的另一种看法。「我觉得这完全是反映时代,因为网路世代的生活方式就是这样,他们出生时就来到网际网路的世界,所以我觉得反而是要看展览给了他们什幺。」梁浩轩语气坚定地说。

「群众是能够被教育的,有的展览他会想拍照,但有的展览会让他思考。像是我们的单位展,我就很喜欢在instagram上面看hashtag,开展到现在快一个月,已经累积到近5000张照片,我可以看到每个人在展场不同的作品拍照,有的人甚至在不起眼的角落也可以拍照,观察这些人的行为很有趣,对我来说,这也是我做展览的意义,我希望给每个人带来一些改变,让每个人去思考,从这些行为里我可以看到一些事情在改变。」梁浩轩说。

想做成功的案例 更想做抛砖引玉的起点

「我觉得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文化和语彙,以音乐来说,我们从林强的『向前走』听到灭火器的『岛屿天光』一直到现在又有了草东没有派对,这就是时代的样貌。」梁浩轩形容单位展彷彿像是火药,引爆了他心中的展览魂。

「我一直在寻找我们这个时代的展览,这个单位展其实是在一年多前我看到台湾的媒体报导,出于好奇就自己飞去东京看,结果一走进展场就受到震撼:这就是我要的展览!现在有一批年轻人热爱设计、美学、日常的艺术,但是这群人找不到生活的出口。其实台湾有各式各样的展览,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一股新的能量在酝酿,为什幺现在那幺多年轻人喜欢聂永真?为什幺现在台湾到处都是选品店?我观察到的是这些人需要出口,我觉得这个单位展可以给这些人一些思考的空间,每个人都可以试着找寻自己的答案。」

【专访】启艺文创执行长梁浩轩:展览就像一场梦,但我希望每个人
展览空间本身就是视觉、美学和设计等元素的对话场域。

「我们在新一代设计展看到很多新秀,但那些新秀后来都去了哪里?他们知道其实我们的日常生活里就充满了设计吗?并不是唱片封面才叫设计、水沟盖也是一种设计啊。我觉得现在的社会里缺乏联结,很多企业主不明白设计可以改变经济、甚至改变国力,我做单位展就是希望给这群年轻人找到出口,告诉他们设计可以很日常、设计可以结合商业,美学就在我们所有的日常里。」

梁浩轩说自己每天有空一定会到展场走走,一方面是要观察每个人进了展场之后的使用者体验,包括展场的设计、展览的动线、空间的规划等等,都是视觉及美学、设计等各种元素交会碰撞的场域对话。同时他更喜欢观察每个人对于展览作品的互动与回馈。而现在的单位展,除了希望能让观者思考、启发、教育,他更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起点」。

「很多设计系的学生毕业之后进入社会,却完全学非所用,我觉得这是教育问题,但是很多问题不是学校可以解决,而是要更多外在力量一起解决,因为艺术和美学的养成应该是要能从生活里就能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他分析着。

「我们的生活日常里处处充满了设计的细节,但学生看不见,企业也看不见。所以这个展的另一层意义就是,如果它的市场反应好,就是印证社会是愿意对『设计』这件事买单的,我期待单位展做为起点,能够引起很好的连锁反应。」他热血地说着。「我可以感到一股能量就要爆发,对于设计的未来我非常乐观,设计可以改变经济、改变国力、改变一切。」

「你知道台湾啤酒推出的那款总统就职纪念啤酒卖出了100多万瓶吗?很不可思议吧?很多企业主看不见设计的力量,我们的生活里充满太多可以让设计展现力量的机会,我要做这个起点,让大家知道这是可行的!」为什幺如此乐观呢?梁浩轩的乐观不是来自创业者的疯狂和浪漫,而是胸有成竹。「我们的最新展览将在9月开始,对我们的意义非凡,这就是改变。」

至于未来的计划呢?「我想我的下一步是文学,我要做文学的展览。其实我对各种分众都很有兴趣,音乐、设计、文学、时尚、工业、建筑⋯⋯这些都是可能的选项。」梁浩轩的眼神中闪亮着无限兴奋,对于未来,他就像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手里拿着引信,点燃火花,他将要照亮整个夜空。

展览讯息展名:单位展
时间:2016/07/01-2016/09/16
地点:松山文创园区五号仓库

详情请点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