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趣生活 >松山菸厂变身文创园区孕育台湾创意达人 >

松山菸厂变身文创园区孕育台湾创意达人

2020-07-17 125 views 543
松山菸厂变身文创园区孕育台湾创意达人松山菸厂变身文创园区孕育台湾创意达人松山菸厂变身文创园区孕育台湾创意达人松山菸厂变身文创园区孕育台湾创意达人松山菸厂变身文创园区孕育台湾创意达人松山菸厂变身文创园区孕育台湾创意达人

当建筑物逐渐老去,里头杳无人烟后,又该何去何从?始于1937年的台北市松山菸厂,基于当地人的健康意识提高,以及受到舶来香菸的冲击,菸厂产量与营运额逐年下降,终在1998年停止运作。

 而本该就此“死”去的老菸厂,过后经由财团法人台北市文化基金会将之改造成松山文创园区。该建筑物确已老矣,但仍旧生命力旺盛,虽然不再产菸,却孕育了一名又一名的台湾文创人。

经已82岁高龄的台北市松山菸厂,随着时代变迁,早已失去製作香菸的功用,但却也因此得以重获新生及改名换姓为松山文创园区,成为台湾台北市一众文创人的创作温床。

 而这原已残旧且被废弃的老菸厂得以被改造成文创园区,却得归功于执行总监周琍敏及其团队──财团法人台北市文化基金会。

 松山菸厂佔地约莫6个足球场大小,过去主要是生产捲菸,在顶峰时期,其员工约莫有2000人,年产值逾210亿台币(约28亿2300万令吉)。

翻建须感受到古蹟原貌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进,以及当地人的健康意识渐渐提高,加上进口香菸对台湾市场的冲击,捲菸产量逐年下降,而松山菸厂的一些“产房”也被闲置一旁,直至1998年,该菸厂更因各种因素而正式停止生产,并就此走入历史之中。

台北市寸金尺土,佔地广袤的松山菸厂总不能一直空置下去,若是拆掉重建,又恐会毁掉古蹟建筑物的历史价值。随着台湾政府极力推动的文创业正盛,周琍敏及其团队便提交企划书,建议把松山菸厂打造成一个文创人士培育中心。

“台北市政府希望把这些工业产房活化成另一种用途。由于这是一处工业遗迹,同时也在2001年被市政府列成市定古蹟,因此,若将它改造成文化创意产业的聚集地与培育中心,将能同时起到保护遗迹与古蹟的作用。”

老旧建筑物之所以迷人,不外乎其过往历史辉煌,以及期间承载了数代人的集体记忆。因此,翻新建筑物成了一门学问,周琍敏说,古蹟在台湾受到极其严格的法律保护,各界要翻新古蹟之前必须先询问建筑师的意见,且需延续旧建筑的设计风格。

“古蹟必须修旧如旧,而不是将它变成全新的东西。我们必须在古建筑物获修缮后,让其他人感受到古蹟的历史价值,并了解古蹟最初的样貌。如果一些旧式建筑材料经已断市,我们就会寻找相近与类似的材质,尽可能维护古蹟原来的面貌。”

她说,虽然台北市的市定古蹟非常多,但财团法人台北市文化基金会之所以选择松山菸厂来加以改造,最主要原因便是其面积广袤,而文创产业必须要有一定的场地与空间。

“若是独栋的古蹟建筑物,可能更适合用来做艺廊、美术展览或市民活动空间。但若想要打造成创意园区,就必须有一个大空间,而松山菸厂的空间便非常适合被改建成创意园区。”

扮演培育创作人角色

台湾各地几乎都有大小不一的文创市集、文创园区,而这也正是展示台湾人的创意和想像力的地方。

 不过,当市集或园区的数量达到饱和点后,又会否形成一种氾滥现象,让人们产生审美疲劳的错觉呢?对此,周琍敏说,如今文创市集或园区并不单单只是贩卖文创商品,同时还扮演着培育创作者和推广创作的角色。

 “市集只是让创作者们展现才华的平台。文创园区的作用则是协助培育创作者发展内容,并提供一个平台让他们发挥,像是商品设计或是艺术创作等等。我们并不单纯把焦点都放在市集上,而是极力强调人才的培育。”

 随着文创文化的兴起,许多台湾青年纷纷加入手作行业之中,自然而然也催生了文创园区与市集的诞生。青年们尝试带着自己的创作品,无论是食物、摆设品或纪念品等前往市集摆档,于此同时,台湾民众也非常喜爱逛文创市集,两者就这样共同维持着众多文创园区的运转。

 “目前,市集也不至于达到氾滥的地步,因为许多市集都有其特定主题,民众的选择也越加多元。例如,喜爱老物件的民众可选逛古物市集,若想买生活产品者则可到访我们的‘好家在台湾’等。”

 她指出,唯有专业与精準的定位,才能一直吸引民众到来捧场,并能迅速的得知民众想要购买的事物。如今,台湾市集早已被划分成许多不同类型的市集,无论是观光型或农产品市集,都可以吸引不同的民众前来光顾。

为市集风格定调

邀文创人入驻摆档

周琍敏呼吁民众勿对文创园区充满美好想像,或认为任何人只要拥有手作品,便可加入园区市集运作,这是因为市集面向的顾客群会让文创创作者们体认事实。

她披露,市集策划人必须充当第一道防线,并具有精準的理念与想法,以便为市集的风格定调,同时也需接纳或邀请文创创作者入驻摆档。

“松山文创园区的定位在于原创基地和创意部落这两个方向,在这文创园区里,除了可以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展览,以及民间优秀的大型国际型的艺术表演,我们也不断培育着创意人才。我们不希望民众前来园区只是为了看展览或在市集买东西后便离开,而是希望民众能看到创作者。因此,园区最重要的功能之一便是保留与培育创作者,唯有如此,文创园区才能拥有永续经营的价值。”

由于定位精準,松山文创园区也催生了许多计划案,如松山文创学园祭、松菸Lab新主义、原创基地节等等。她们通过这些计划案来训练文创创作者独立自主。 除了在园区内驻守,创作人也能冲出海外发展,以便全世界都能看到台湾文创的新势力。

“我们这次来到马来西亚,除了举办‘好家在台湾’市集,同时也有準备当代马戏团《噶哈巫!断语?》的演出。选择邀请这些创作来马来西亚交流,主要是因为他们的作品的艺术性强烈,与乔治市艺术节的风格氛围相符合。我们希望通过两地的合作,互相交流彼此的文化蕴涵。

“我们这次来到马来西亚,除了举办‘好家在台湾’市集,同时也有把当代马戏团《噶哈巫!断语?》带来大马演出。我们之所以选择邀请这些创作来马来西亚交流,主要是因为他们的作品的艺术性强烈,与乔治市艺术节的风格氛围相符合。我们希望通过两地的合作,互相交流彼此的文化内涵。”

每年12月办原创基地节

松山菸厂园区广袤,而周琍敏及其团队在把菸厂改变成松山文创园区之前,便已将数间工厂与地景划分成不同用途,例如将剧场、展览空间、展映厅与音乐厅放在一楼,方便观众们轻鬆进入观看展览与演出。周琍敏说,二楼则主要是实验室、办公室、工作室等等必须专心安静工作的空间。

 “在我们的规划之下,园区几乎每天都有展览可看,同时也有许多正在进行的活动。作为一个开放性空间,我们尽可能让展览内容多元化,例如5、6月的毕业祭专供学生举办展览,9或10月则举办时尚週之类的活动。我们对于时间与空间上的运用,都是提早一年便开始规划,同时,我们必须非常严格的控管时间表,且将之排列得很精準。”

 她说,园区必须先将自己的年度活动排入时间表之中,例如每年12月的原创基地节。“先抓住园区里的重要活动,预估好时间与演出场地,再把其他外界的申请计划排入时间表之中。”

园区成残酷现实场域

难经考验者终需离场

目前,台湾文创风气鼎盛,许多青年纷纷投入文创业中,希望藉此发挥才华,但周琍敏认为,园区必须往现实面考量,并判断这些青年创作者的作品是否真的达到了一定的水準。

 她披露,她曾在文创区里遇到快速投入文创园区的青年创作者,但这些创作者最终同样因经受不起市场的考验而快速离场。

 “文创园区远没有想像中美好,它是一个残酷的现实场域,消磨新晋创作者的意志后黯然离场。然而,一些颇具潜力的创作者,可能苦于现实经济考量或缺少发表平台,而被迫放弃创作。这些创作者都是我们重点辅助的对象。因为我们的工作便是发掘、培育有潜质和有才华的人。”

 她说,若是遇见本质上不适合的创意产业人,她也会好言相劝,希望对方另觅出路较好。

 “我们园区内也推动了许多课程。除了一般的创作课程、工作坊,也有一对一的辅导服务。”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